baidu.com演示站

时间:2021-07-04 10:27  编辑:admin

  原标题:王菡:唐仲友刻书今存考略

  

  一、引言

  唐仲友少以学名,因被朱熹弹劾,声名渐淹,《宋史》无传,但或因此,又格外受到史家关注。关于唐仲友与朱熹之间一段公案,不仅当时《齐东野语》等笔记有生动描述,为后人津津乐道,且朱熹数道劾章,一直是研究唐仲友重要资料。仅以上世纪至今,三十年代,邓广铭先生曾有《悦斋唐仲友生卒年份考》一文专论唐仲友生平及其交游[1];近年来,对唐仲友研究未曾稍减,比如:张继定、毛策“唐仲友之悲剧及其成因略考”[2]、俞兆鹏“从朱熹按劾唐仲友看南宋贪官与营妓的关系”[3]、方如金“唐仲友学术思想初探[4]、王承略“论朱熹与唐仲友间的一桩公案”[5]、台州学院图书馆楼波“台州刊书厘正”[6]、朱瑞熙“宋代理学家唐仲友”[7]、周学武《唐说斋研究》[8]等文,从各个方面对唐仲友及其与朱熹关系进行研究。邓先生全集出版后,有幸看到邓先生早年著述,其中有关唐仲友之文,识见高远,考论精微,令人钦服,同时引起我对图书馆现存唐仲友所刊书深入研究的兴趣,于是草成小文,尚请大家指教。有关唐、朱公案,以及严蕊事迹,前人已有颇多阐述,特从略。

  唐仲友博学,著有《六经解》、《孝经解》、《九经发题》、《诸史精义》、《陆宣公奏议解》、《经史难答》、《乾道秘府群书新录》、《天文详辩》、《地理详辩》、《愚书》、《说斋文集》、《帝王经世图谱》、《诗解钞》、《鲁军制九问》、尚有《故事备要》、《辞料杂录》诸种,又尝取韩子之文合于道者三十六篇定为《韩子》二卷[11],今大多已佚。清代张作楠辑为《金华唐氏遗书》,有道光年刊本。胡宗楙又刻《悦斋文钞》十卷,补一卷,有《续金华丛书》本。其事迹参见《金华先民传》卷三及《宋史翼》卷十三。

  南宋淳熙年间文化发达,文人写作刊书盛行,可与绍兴年间比肩。此期间,唐仲友在台州任职,刻书数种,有《荀子》二十卷、《中说》十卷、《扬子法言》十三卷、《昌黎先生文集》四十卷《外集》十卷、《后典丽赋》四十卷[12]。又有《周礼》十二卷,大约刊于台州任职之前。

  二、婺州唐宅刊书

  国家图书馆现存婺州唐宅刊《周礼》一部又半部,或与唐仲友有关。该书行款半叶十三行,行大字二十五至二十七字不等,小字双行,行三十四或三十五字。完整之部曾藏海源阁,是其“四经四史”之一,《楹书隅录》卷一著录;后转周叔弢收藏。钤“臣绍和印”、“以增之印”、“周暹”等印记。避讳“敬”、“徵”、“树”“恒”、“桓”,至宋孝宗之“慎”字。从该书行款、刊工及避讳字,颇有北宋末年《通典》刊本风格,当是翻刻北宋刊本。书中卷三末叶有刊记“婺州市门巷唐宅刊”,卷四、卷十二末叶有刊记“婺州唐奉议宅”,奉议郎,元丰文臣寄禄官阶奉议郎之省称,或指代唐仲友曾在馆阁任职。推测《周礼》之刊,或早于《荀子》、《扬子法言》,当在乾道年间任馆职之时。此书刊工有王珍、沈亨、高三、余竑、卓宥、丁珪、包正、吳亮、李文诸人,其中丁珪、包正、王珍、余竑曾参加绍兴年间《事类赋》雕刊,丁珪、包正、吳亮、王珍、余竑又曾參加孝宗朝《广韵》一书雕刊。唐仲友刊《荀子》、《扬子法言》俱在淳煕年间,所聘刊工以蒋辉为首,多与此书刊工不同。赵万里先生早在四十年前《中国版刻图录》一书叙录中指出,“宋讳缺笔至桓、完字。刻工沈亨、余竑又刻《广韵》。《广韵》缺笔至构、慎字,因推知此书是当南宋初期刻本。卷三后有‘婺州市门巷唐宅刊’牌记,卷四、卷十二后有‘婺州唐奉议宅’牌记。九经三传沿革例所谓婺州旧本,疑即此本。唐奉议疑即唐仲友,仲友以校刻《荀子》等书遭朱熹弹劾而得名。”[13]事实上,本书卷七已经有慎字阙笔,可与《广韵》互证。全书卷末有劳健1934年跋文一则,叙说该书曾经海源阁珍藏及今获亲见之眼福。[14]

  另一部之前半部即前六卷是婺州市门巷唐宅刊本,后六卷为补配,亦为南宋初年精良刊本。钤“周栎园藏书印”、“商丘宋荦收藏善本”、“寒云如意”、“佞宋”等印记,说明曾经周亮工、宋荦、袁克文收藏。从钤印可知入藏宋荦家时已经配补。第三卷末叶有李盛铎题识,第六卷末和第十二卷末均有杨守敬题识。李盛铎题识曰:“此书当为北宋刊板南宋修补。”[15]杨守敬则认为“审其款式、字体,雕印当在北宋末南宋初”。[16]有关此书前六卷刊工与刊时,一同上文。书中卷六、卷七、卷十一另有袁克文跋语三则,因不见于《寒云手写所藏宋本提要廿九种》,故录于此,或有助于了解此书流传。卷六末杨守敬题识之后为袁克文跋语:“杨氏校语帖于书首,虽见精到颇不耐观,况如此佳椠尤不宜粘缀,遂揭去另装一册,庶不负校者之苦心尔。丁巳后二月寒云。”卷七封面内副页袁克文跋曰:“周礼郑注附释文卷七至十二,南宋刊之绝精者,从未见于著录,亦书林之秘籍,与婺州前六卷早经合璧,当不让百衲专美也。乙卯冬月寒云。”卷十一之册书衣内副叶袁克文跋曰:“冬官之失,古人以考工记补之,而官仍不可考。予藏一铜鏁,长二寸许,作奔虎形,背错金三篆书,文曰:大攻胥。制作精古,确为周器。按,考工记有攻木攻金攻皮之工,天官大府有胥八人,则大攻胥必冬官之官无疑。戊午冬莫寒云记。”唐宅《周礼》刊印精良,即或成为后来在台州刊书精益求精之先导。

  

  三、台州刊书

  辽宁省图书馆存台州刊本《扬子法言》一部。李轨所注《扬子法言》,于北宋治平二年(1065)由国子监精校刊出,附以《音义》一卷。司马光集注时,以治平监本为底本,并与吴秘注本、宋咸注本、《音义》及其所引之天复本参校,从而保存诸本之优长;但也存在以己意辄改原文的情况。温公集注完成于元丰四年(1081),尤袤《遂初堂书目·儒家类》中已著录,知南宋初已有刻本传世。目前知《扬子法言》五臣注之传世宋刻本:1)《纂图分门类题五臣注扬子法言》,宋刘通宅仰高堂刊本,今藏国家图书馆;2)《新纂门目五臣音注扬子法言》,宋崇川余氏刊本,国家图书馆有藏;3)另有一种宋刻宋元递修本,批注甚多,亦藏国家图书馆;4)辽宁省图书馆存唐仲友台州刊本一部[17]。此台州刊本半叶八行行十六字,白口,左右双边,版心下方有刊工名。皮纸,柳体字,版面疏朗,有“字大如钱,楮墨如新”的浙刻本特点。首有宋宋咸进书表,次为唐仲友后序,再次为宋咸序,目录之后为司马光序。卷末附音义。该书曾为天禄琳琅旧藏,钤“五福五代堂古稀天子寳”、“八征耄念之寳”、“太上皇帝之寳”、“天禄继鉴”诸印记。《天禄琳琅书目续录》卷五著录曰:“扬子法言一函六册,见前。十三篇篇为一卷。前宋咸表序、司马光序、又唐仲友淳熙八年序。后有扬子音义一卷。书中阙笔极谨密,至孝宗讳慎字止,是淳熙时锓。唐仲友序前阙一叶,盖刻书时序也。大字麻沙最善本。”[18]该书曾为长春伪皇宫旧藏,后进入辽宁省图书馆[19]。

  唐仲友后序稍有残,因不见于《金华唐氏遗书》中,故录其文字如下:“雄书谓监于二子而折衷于圣人,后之立言者莫能加,所潜最深,恐文公所云未□为定论;又谓孟子好诗书,荀子好□□□好易;孟文直而显,荀文富而丽□□□□奥,惟简而奥故难知,虽曰不敢□□□□实与子云多矣。孟子亚圣,荀扬□□□□马公皆钜儒,未容蠡测。道大者文炳□□□□□思苦者言艰,有中形外,固自□□第邪。子云悟道,以悔自独智,入法言□□辞壮,夫不为悔于文高饿显,下禄隐□□尾之愧。故曰杨雄覃思,法言太元,盖知□矣。忧患易之端,愤悱道之机,始以文似□如喜,终乃肩随孟氏,悔而思之力也。孟荀遭末世,犹列国相持,虽迂阔尚貌敬,莽朝道丧,肥遯乃免。问神、问明、先知之篇,悔之深矣。大宋淳煕八年岁在辛丑十有一月甲申 朝请郎权发遣台州军州事唐仲友后序。”[20]

  该书刊工有蒋辉、王定等人,与朱熹劾唐仲友第六状所言相合,“去年三月内,唐仲友叫上辉就公使库开雕《扬子》、《荀子》等印版,辉共王定等一十八人,在局开雕。”[21]、从朱熹劾唐仲友第四状,知蒋辉能雕刊会子,说明雕刊手法娴熟。宋代刊书,刊工姓名一般署在版心下方,当初大约有岗位责任及计算工价之便,如今成为判断刊刻年代、刊刻地点,分析刊刻风格的途径之一。《扬子法言》保存南宋良工作品,甚堪今人赏鉴。今存蒋辉刊书,除《扬子法言》,尚知有《荀子》。

  台州本《荀子》。该书与《扬子法言》同是被朱熹劾案多次提及,赫赫有名,此本曾存日本金泽文库[22],幸有《古逸丛书》影印,仍可窥见其概貌。《荀子》,至宋,司马光于皇祐二年(1050)上疏,请由崇文院校定并送国子监印行。此事至熙宁元年(1068)终成,是为监本《荀子》之祖。宋南渡后,书籍缺毁严重,淳熙八年(1181)唐仲友知台州时,访得善本,遂以公使库资财刊雕之,其后序中曰:“皇朝熙宁初,儒官校上,诏国子监刊印颁行之。中兴,搜补遗逸,监书寖具,独《荀子》犹阙,学者不见旧本传习,闽本文字舛异。仲友于三馆睹旧文,大惧湮没,访得善本,假守余隙,乃以公帑锓木,悉视熙宁之故。”[23]台州本《荀子》,行款同《扬子法言》,半叶八行行十六字,白口,左右双边,版心下方有刊工名。刊工以蒋辉为首(序言、目录及第一卷系蒋辉刊刻),并王定、李忠、吴亮、宋琳、叶佑、林俊、金华、陈岳、僖华、王震、周言、周侁、陈显、林桧、徐逵、徐通、周安、徐逯一十八人,与朱熹劾案相合,与《扬子法言》一书刊工相同。二书之第一卷均由蒋辉独力刊雕,其余诸卷系众人合力完成,蒋辉仅刊刻少数几叶。虽然今已不能再见到《中说》和《昌黎先生文集》之台州本,但可从此二书推测,唐仲友对此四种书极为重视,故正文首卷要用最优秀刊工。书中避讳至孝宗,慎字缺笔可证。唐仲友遭劾后,板归南宋国子监,再印即成国子监本。王应麟《困学纪闻》卷十考辨《荀子》语句有注曰:“今监本乃唐与政台州所刊熙宁旧本,亦未为善,当俟详考”[24],可见台州刻本之精良,是当时一般公论。淳熙八年(1181),钱佃于江西亦据熙宁本重刻此书,只是行款改为半叶八行,行十八字,小字双行同。今《荀子》最著名宋刻本为曾经陈清华收藏之本,上世纪五十年代经政府拨款从香港购回,今存国家图书馆,该书以北宋监本为底本刊刻,与唐仲友台州刊本属同一渊源。国家图书馆另藏有清士礼居摹抄本,而“敦”、“廓”二字均缺笔,系避光宗赵惇、宁宗赵扩之嫌名;又此版刻工与唐本、钱本并不相同。可知此本非唐氏刻本或其重修本,亦非钱佃本,而是宁宗时期重刻本。但版式格局不失监本规制,仍属监本系统,且海内仅一存,亦属罕见。今台州刊本仅藏海外,涩江全善、森立之《经籍访古录·荀子》条下录狩谷望之跋语,知台州本至迟在道光年间已成狩谷求古楼藏品。杨守敬在《古逸丛书》影印本卷末题识曰:“余初来日本时,从书肆购得此书双钩本数卷。访之,乃知为狩谷望之旧藏台州本,此其所拟重刊未成者。厥后从岛田篁村见影摹全部,因告知星使黎公求得之,以付梓人,一仍其旧,逾年乃成。”[25]此段文字叙述访求台州本《荀子》及影印过程,也说明杨守敬所见为台州本之影摹本,虽非为台州本之真身,终是近似,藉有《古逸丛书》影印,使我们稍得亲近。

  四、身后评说种种

  “庆元党禁”之后,朱熹声名日隆,大有“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之势,而唐仲友台州任职种种,由于朱熹连奏六章,流传甚广,似成一面之词。然[景定]《赤城志》及林表民辑《赤城集》中有唐仲友事迹及文章。唐仲友任上,曾修中津桥,百姓称便;又大修文庙及部分寺观[27]。《赤城集》收录唐仲友三篇文章:台州重修学碑、新建中津桥碑、重修桐山桥碑,陈耆卿“赤城志序”中还提到唐仲友与前后诸任知州均勤力于《赤城志》之修纂[28]。可见唐仲友守台州期间,颇有善政。元末明初宋濂曾为《唐仲友补传》[29],是书不传,不过明代朱右有“题唐仲友补传”之文,其中曰:“语曰不逆诈,不亿不信。予读唐仲友补传而窃有感焉。初,仲友以乾道七年守台(案:当为淳熙七年),时朱子提举浙东常平,仲友发粟赈饥,抑奸拊弱,剏中津浮梁,以济艰涉,民至今赖之。”[30]所言当是源自《赤城志》及《赤城集》。朱右“题唐仲友补传”文中认为:“永康陈亮以纵横之术与仲友不相能,然亦未尝信程朱氏学也;亮揆无以抑仲友,乃设诡计若为歆艳性学者,朱子遂信之。行部过其家,乘间为飞言中仲友,高文虎为通判,复以旧怨倾之。”四库馆臣在清王懋竑《朱子年谱》一书提要中也说“淳熈元年(按:当是九年)劾奏知台州唐仲友事,后人深有异论”[31],显然是指《齐东野语》等诸书记载。

  淳熙八年十二月,朱熹受命巡视台州时,连续上书弹劾太守唐仲友“违法扰民,贪污淫虐,蓄养亡命,”[32]诸多罪名中即包括用公使库资财刊书事宜。宋代利用公帑刊书并不罕见,至今,国家图书馆所藏宋版书中,至少有抚州、舒州、筠州、台州、两浙东路茶盐司五地公使库刊本,曹之先生综合《书林清话》、《藏园群书经眼录》等文献记载及图书馆公藏目录记载,曾统计宋代公使库刊书有二十余种[33]。公使库刊书,因财力雄厚,且主持者通晓典籍,故一般聘请良工,刊刻精整,纸墨俱佳,多为宋板书之典范。唐仲友在雕刊《荀子》后序中明确指出“假守余隙,乃以公帑锓木”,他是否曾经以公帑谋私,难以确知。全祖望《宋元学案·说斋学案》序云:“盖先生为人,大抵特立自信,故虽以东莱、同甫,决不过从,其简傲或有之,晦翁亦素卞急,两贤相厄,以致参辰,不足为先生盖其一生。”[34]全祖望又为《说斋文钞》序,云:“详考台州之案,其为朱子所纠,未必尽枉。说斋之不能检束子弟,故无以自解于君子,然弹文事状多端,而以牧守刻荀、扬、王、韩四书,未为伤廉,其中或尚有可原者。”[35]其持论甚平,可为参考[36]。

  据朱熹劾唐仲友第六状曰:“唐仲友开雕荀、扬、韩、王四子印板,共印见成装了六百六部……[37]据朱熹劾状,唐仲友刊书每存书院若干。时光流逝,当年刷印数百部,八百年之后,仅存二三,珍若星凤。

  宋刊《帝王经世图谱》。唐仲友一生著述虽丰,然声名最著、刊印次数最多者当推唐仲友门人金式所刊《帝王经世图谱》[38]。《直斋书录解题》卷十四著录曰:“帝王经世图谱十卷,著作佐郎金华唐仲友与正撰。凡天文、地理、礼乐、刑政、阴阳、度数、兵农、王覇,本之经典兼采传注,类聚群分,凡百二十二篇。”[39]《宋元学案·说斋学案》称其学“不专主一说,苛同一人,隐之于心,稽之于圣经,合者取之,疑者阙之”[40]。唐仲友提倡学经经世,故广涉天文、地理、刑政、经史、传略等。是书以图谱形式条列帝王所宜关心之经国大事,广采《周易》、《尚书》、《诗经》、三《礼》、《春秋》三传、《孝经》、《论语》、《孟子》、《晏子春秋》、《国语》、《荀子》、《白虎通》等书以证其说。故《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称道此书,曰:“考证之学,议论易而图谱难;图谱之学,阴阳奇偶推无形之理易,名物制度考有据之典难。仲友此编,可徵其学有根柢矣。”[41]清高宗弘历亦推崇之,作御制诗“题帝王经世图谱”,其序曰:“帝王经世之道具在六经,法戒所垂取则不逺顾。篇籍殽陈,披览非一时可竟。唐仲友乃撮举诸经要旨列为图谱,旁采传注附以总说,分门别类,条理秩然。读之而其辞易通,玩之而其义易见,允为政治圭臬。若夫择之精,语之详,提要钩深,用力不纷而见功甚钜,宜周必大题词比诸水之流东而车之指南也。夫左图右史,藉资观省之益,兹乃彚而为一,苞括靡遗。《永乐大典》中搜罗甚富,如此书之有资君道,葢不屈指数也。洵宜侑诸座右,鉴以朝夕,庸讵赏其广搜博记已哉。序识大端,用申作诗之意。”[42]传世是书,以四库馆所辑《永乐大典》本最为通行。然《永乐大典》所载以图谱数繁,析为一十五卷,且不复分别其门目,割裂舛混,原次遂不可寻。四库抄本则依类排比,分为一十六卷,体例之淆,句字之误,则各为考核更定而附注案语于下方。然两者皆非《遂初堂书目》、《直斋书录解题》著录之“十卷”本旧貌,而国家图书馆所藏宋本现存八卷九十七篇,所缺二十五篇分作两卷最恰,故此本当即十卷本,远胜四库辑本。此书原应有宋宁宗嘉泰元年(1201)周必大“题辞”一篇,今残去,不过仍可见于周必大《文忠集》卷五十四,曰:“金华唐仲友字与政,于书无不观,于理无不究,凡天文、地理、礼乐、刑政、阴阳、度数、兵农、王霸,皆本之经典,兼采传注,类聚羣分,旁通午贯,使事时相参,形声相配,或推消长之象,或列休咎之证,而于郊庙、学校、畿疆、井野尤致详焉。各为总说附其后,始终条理如指诸掌。每一篇成,门人金式辄缮冩藏去,积百二(别本作三)十有二篇,又得与政犹子烨别本相与校雠,厘为十卷,以类相从。会分教庐陵,将镂板校官,而郡守赵侯善鐻助成之,属予题辞。夫水之流东,惟海是归;车之指南,其涂不迷。今是书折衷于圣人,示适治之路,故名曰帝王经世图谱,非其它类书比。昔汉儒专通一经,仍守师说,居家用以修身,莅官取以决事,况乎六经旨趣,百世轨范,皆聚于此。学者能因广记备言,精思博考,守以卓约,则他日见诸行事,岂不要而有功也欤。与政名臣子,少登两科,歴秘书省正字、著作佐郎,出知信、台二州,擢江西提点刑狱。孝宗深知其才。不幸得年仅五十三。凡所藴蓄,百未究一,予每与士大夫共惜之。因序其书,并告来者。”[43]对此书成编、付梓情况表述甚明。此本刻工胡元、胡彦、蔡文、蔡成、蔡思、蔡武、蔡懋、刘宗等,多为淳熙间江西地区刻工,与刻赣州本《文选》、吉州本《诗本义》等书,故此本确为江西地区刻本。刻书之时正是周必大致仕归里主持刊刻《欧阳文忠公集》之际,官声学望俱佳的周必大为之题辞,并非偶然,周、唐之间,颇有交往,周必大淳煕三年(1176)“乞取唐仲友尤袤书目札子”[44]、庆元元年(1195)书“郑丙神道碑”[45]中,均对唐仲友褒奖有加。周必大向来对朱熹道学持保留态度,故而在“庆元党禁”之际支持出版《帝王经世图谱》,郡守赵善鐻予以资助,有其历史背景。是书刊于唐仲友辞世之后,而唐仲友经世思想正当有所发扬,故附说于此。

  [1].《邓广铭全集》第八卷,河北教育出版社,2005年,第711页。

  [2].《浙江社会科学》,2005年第5期,第147-150页。

  [3].《江西社会科学》,2005年第2期,第212-218页。

  [4].《浙江师大学报》,2001年第5期,第15-19页。

  [5].《烟台师范学院学报》,2000年第1期,第23-26页。

  [6].《台州学院学报》,2005年第2期,第81-84页。

  [7].《疁城集》,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1。

  [8].《文史丛刊》之四十,台湾大学文学院,1973年。此书承北京大学中古史研究中心邓小南教授自台湾携归相赠,特此申谢。

  [9].《康熙金华府志》卷十八称唐仲友于绍兴二十一年中进士,今取陈骙《南宋馆阁录》之说。朱瑞煕先生曾于此专门考证,参见前揭文。

  [10].关于卒年,朱瑞煕先生亦另有考证,参见前揭文。因周必大为《帝王经世图谱》序文中提及卒年,故仍从淳熙十五年说,详见下文。

  [11].《宋元学案》卷六十,中国书店影印本,1990年,下册,第147页。

  [12].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卷十五著录《后典丽赋》,现代出版社,1987年,第1394页。

  [13].北京图书馆《中国版刻图录》,文物出版社,1960年,22页。

  [14].李致忠《宋版书叙录》(书目文献出版社,1994年,99页)中对此书介绍甚详,可参阅。

  [15.]袁克文《寒云日记》乙卯年七月二十二日:“得北宋刊北宋印《北宋录》残本,……半叶十一行行二十四字。茮微见之大为惊赏,谓与昔年所见婺本《周礼》相仿佛,……”王雨《王子霖古籍版本学文集》附录,上海古籍出版社,2006年,144页。或即指此书。

  [16].《宋版书叙录》中引录李盛铎、杨守敬跋文较详,故不赘录。

  [17].笔者曾为文“《扬子法言》历代校注本传录”(《文献》1994第2期,257页),彼时尚未知有台州刻本存于天壤间。

  [18].《中华汉语工具书书库》第六十七册,影印自清光绪十年长沙王氏刊本,安徽教育出版社,2002年。

  [19].参见王清原“伪皇宫藏书聚散考”,《文献》,2005年第2期,第200页。

  [20].□处原残。巴蜀书社影印本,1987年。

  [21].参见《晦庵先生文集》卷十九。文渊阁《四库全书》。

  [22]. 涩江全善,森立之《经籍访古录》荀子条:“每卷有金泽文库印,印文宽肥,异所经见,殆文库火前物,与惺窝先生题签亦希觏之珍矣。”不过,严绍璗《日本藏汉籍珍本追踪纪实》(上海古籍出版社,2005年,第232页)没有提及此书。

  [23]. 转引自《古逸丛书》影印宋台州本《荀子》卷末唐仲友后序。

  [24].《四部丛刊》本。

  [25].题识全文可见杨守敬《日本访书志》卷七,辽宁人民出版社,2003年,第111页。

  [26].参见高正《〈荀子〉版本源流考》,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2年。第23页。

  [27].参阅[景定]《赤城志》卷三、卷四、卷三十、卷三十一及卷九“官秩门二”,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28].《赤城集》卷五、卷十三、卷十四、卷十七,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29].黄虞稷《千顷堂书目》卷十。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年。第277页。

  [30].朱右《白云稿》卷八,国家图书馆藏明初刻本。

  [31].《四库全书总目》卷五十七,中华书局,1987年,517页。

  [32].朱熹《晦庵集》卷十八、卷十九,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33].关于公使库刻书,可详见曹之“宋代公使库刻书”一文,《晋图学刊》1988年第4期,第78-81页。

  [34].《宋元学案》卷六十,中国书店影印本,1990年,下册,第147页。

  [35].《全祖望集汇校集注》,上海古籍出版社,2000年,第1191页。《鲒碕亭外编》卷二四

  [36].余嘉锡《四库提要辩证》卷十六于朱唐之争有详细分析,可参见,中华书局,1985年,第982-989页。

  [37].朱熹《晦庵集》卷十九。

  [38].关于国家图书馆藏宋版《帝王经世图谱》,获《文献》编辑部张燕婴女士撰写该书善本书提要信息,特此致谢。

  [39].许逸民、常振国编《中国历代书目丛刊》(下),现代出版社,1987年,1381页。

  [40].《宋元学案》卷六十,中国书店影印本,1990年,下册,第146页。

  [41].《四庫全書總目》卷一三五,中華書局,1987年,第1147頁。

  [42].文淵閣《四庫全書》子部十一。

  [43].周必大《周益国文忠公集》卷五十四,国家图书馆藏傅增湘校跋清道光二十八年欧阳棨瀛塘别墅刻本。

  [44].周必大《文忠公文集》卷一三九。

  [45].周必大《文忠公文集》卷六十五。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标签: 台州   图书馆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