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idu.com演示站

时间:2021-07-23 12:20  编辑:admin

  关于秦“物质文化”,过去学术界没有给予明确的定论。原因是对秦物质文化的认识是经过了一个相当长的认识过程。经过几代学者为之努力和探讨,直今天,才比较明确起来。

  早在唐宋时期,文人儒土喜好收藏上古砖瓦金石之类,秦的“石鼓”、及秦公段、“羽阳宫瓦当”等就是出现于这一时期的重要文物。但可惜的是除秦公段认为秦器之外,把泰石鼓认作是周器,把汉的“羽阳宫当”,则错断为秦武公时的遗物。这种收集、刊布之风一直延续至清代末年,虽然在汇集、珍藏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收获,但工作内容还主要是局限在地秦公、石鼓文、瓦当、权衡及货币方面,而且研究方法上还主要是以拓绘集录为主而所做的一些工作。

  

  中华民国时期除继续依照金石学家的方法进行收集、拓绘、刊布之外,由于近代田野考古学方法的传入,对我国的金石之学以比较大的冲击,人们开始用这种新的方法来获取古代各时期的物质文化,并加以研究,因此变得更为主动了,更由于史学大师王国维提倡的“两重证法”的推行,使得由野考古学这种新方法得到发展,这一出现也就改变了对古代物质文化的研究状况,而走上个新的阶段。

  

  对桊物质文化进行近代考古学的发掘、调查和研究,其发端应推当代著名考古学者苏重琦先生1933年主持发掘宝鸡半鸡台的屈肢葬墓。苏先生通过对器物形态学和工艺技术及葬式等方面的研究,将这批文物与西周墓区别开来并将其分作早、中、晚三期。虽然苏先生没有明确指出这批东酉是秦物质文化旦他已有了比较接近的推测,并第一次作了分期研究,这在秦物质文化研究的运径上,无疑地具有开创之功。

  

  40年代由于战乱等原因,田野工作未能进一步的进行下去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随着国家经济建设,考古事业很快得到了恢复和展。于此同时对秦物质文化资料的发掘和探索也从朦胧走向明朗。在这期间先后有长安客省庄、西安半坡、宝鸡李家崖等处一大批秦墓被发据,同时也展了对风翔泰都雍城、咸阳、阿房宫、秦始皇陵等一批秦遗址的调查和试掘,获得了大批文物资料。到50年代中后期,人们基本把届肢葬、铲形袋足鬲、墓穴东西向、死者头向西等持征的墓确认为秦墓,同时与之伴出的其它器物也归属为秦的文物。这就基本上确认了一些公认的原则,即那些是秦的物质文化,秦的物质文化的基本面貌又是什么样子等等60年代初对秦物质文化仍继续进行资料性的探索,但随后由于众所周知的十年动乱而基本停止。

  

  70年代中后期至80年代初,因为田野发掘大规模展开,重大考古发现及大量的资料积累,对秦物质文化作系统的归纳、分析和研究奠定了基础。这时对春秋至秦统一时期的物质文化的发展开始建立了谱系和标尺。一般把秦墓分作七期,即春秋早中晚三期,战国早中晚三期,秦代一期。同时,对秦的青铜器、兵器、瓦当等文物和遗址分类也作了分期研究,涌现一批有价值的论文和专著,如对秦陵墓、兵器、秦始皇兵马俑坑、秦始皇陵彩绘铜车马、秦都咸阳、秦瓦当等等。可谓著作丰富,研究面广博,收获可喜。

  80年代中后期对秦物质文化研究进入了新的阶段,即进行综合研究阶没。当然,这并不是说各方面都尽善尽美了,如过去对秦墓及器物的分期中仅只注重于器物形态、墓穴形状的分析研究,而缺乏地层叠压与打破关系的分析。

  

  近年来,由于陇县店子上、咸阳任家坡等地秦墓发掘中,发现了一批有相互打破关系的秦墓,而这对秦墓及秦器物的重新研究提供重要的依据。同时,90F代有的学者已开始注意到秦蕊的区域性差异及其在秦物质文化的面貌中的反映问题。

  我们认为这意味着:在深入研究秦物质文化方面又迈出了新的对秦物质文化的考古学发现与研究,在整个过程中除了唐宋至明清间金石学家的着点与点滴考证之外,而在近半个世纪以来则是利用近代考古学方法进行科学的工作,大致可以分为三个大的阶段:第一阶段是民国时期,主要作的是一些零散的调査和小规模的发掘。这期间既有国外学者的调查整理,也有国内学者自己所作的工作;第二阶段是从1949年新中国成立至70年代中后期,主要是对材料的大量积累和初步探索时期;第三阶段是从80年代中期开始的,这时对秦的物质文化资料作了全面系统的分析和研究,初步建立起系列的研究标尺,对城邑、陵墓等作了全面的考察和综合分析、形成了一批专门的学术著作,对秦物质文化的研究取得了较大的进展。

  举报/反馈

标签: 文化   物质  

热门标签